Top Tag

僵尸题材游戏多得让人乏味 怎样才能重新焕发生机呢?

   相信很多玩家一定发现一个现象,地下城与勇士下载游戏 那就是,很多游戏都是僵尸题材。地下城与勇士下载游戏 很多游戏厂商很喜欢这个题材,玩家貌似也很买账,但是这种题材的游戏玩的多了,也会腻。

   僵尸这种设定在电子游戏中实在是太常见了,很难让人不感到审美疲劳,尤其是在剧情方面。大多数僵尸题材游戏的剧情都会涉及到一个邪恶公司研究危险病毒,结果发生泄漏事件造成僵尸末日。可以说僵尸题材是电子游戏业界常青树,自从1996年《生化危机》问世以后就从未被冷落过,但制作透露却一直缺乏创新,那么僵尸题材究竟怎样给才能重新焕发生机呢?

   首先,僵尸题材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僵尸”这个设定作为游戏中的“敌人”简直是完美的。如果游戏允许玩家随便杀“人”,会引来许多道德问题,(参考《使命召唤6:现代战争2》《仇恨》等),除了将背景设定在战争时期这个解决办法之外,另一个办法就是把人变成僵尸。僵尸保留了人的外形,而且面目可憎,屠杀僵尸不仅可以让玩家获得杀“人”的快感,而且还不会引起道德质疑,所以我们看到了大量僵尸题材游戏此起彼伏。

   但僵尸题材有自己的局限性,一般情况下,僵尸题材作品的剧情都是关于人类如何在僵尸末日爆发以后求生的故事,而求生的必要途径之一就是要杀掉僵尸。游戏会给玩家提供大量残忍无情的屠杀工具,玩家可以收集到各种枪支弹药和刀叉棍棒,换着花样虐杀僵尸。而随着技术的成熟和更强烈感官刺激的需求,僵尸类游戏一直在变得越来越血腥,血浆飞溅,肢解斩首,开膛破肚,同时搭配逼真的音效,大家应该能明显感觉到,在僵尸游戏中杀僵尸明显比在军事游戏中杀人更爽。最新的僵尸大作《消逝的光芒》更是用慢镜头来详细描绘僵尸惨死的瞬间。可是别忘了,僵尸其实和人类没差太多。

   好了够了,本文不是想要呼吁大家成立个僵尸保护协会,笔者是想分析并探讨,僵尸题材游戏是否能向新的方向进化,“僵尸”的设定能否打破“人形怪兽”的桎梏。

   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僵尸的感受,其实僵尸们也是受害者。大多数僵尸游戏都是站在幸存的人类角度看问题,因为僵尸吃人,所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更深层次的道德问题没人愿意去讨论,总之让玩家杀僵尸杀得爽就对了。少数时候,主人公会看到自己的好友或者爱人变成了僵尸,稍微制造一些情绪上的矛盾碰撞,但也 仅仅止于此。对于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变成的僵尸,它们依然只是人形怪物。

   事实上正是这种道德上的借口,限制住了僵尸题材的发挥空间。因为这些游戏需要的只是“人形怪物”,让玩家爽快屠杀,这种意图本身当然符合逻辑、无可厚非。但如果能有人尝试新的视角,比如设定出一种僵尸,他们的人性并未完全泯灭,虽然已经死掉,但却依然保留了一些人类的原始本能和良知,他们能够分清对与错 – 就像善良的吸血鬼这种设定。

   所以或许应该有这样一款游戏,它让人带着负罪感杀僵尸,让人觉得杀僵尸和杀人没什么两样。或许情节设计上可以先让玩家与队友培养感情,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变成僵尸,体验他们的痛苦和挣扎,最后由玩家自己决定是否杀掉他们。

   《消逝的光芒》是一款“成人级”游戏,融合了砍杀和跑酷元素,只是剧情上没什么创新。但笔者认为《美国末日》和TellTale的《行尸走肉》在剧情方面更加“成熟”,但这两款游戏依然是在用人类的视角思考问题,它们拷问人性的情节在于,僵尸末日中幸存的人类往往比僵尸还要残忍,而杀僵尸本身依然是义不容辞的,僵尸依然没有摆脱“人形怪物”的设定。

   如果僵尸题材游戏想要继续成长,下一个方向就应该质疑自己的道德逻辑。杀掉尸变的人类,真的是正义的吗?游戏角色和玩家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在GameCube平台上的《生化危机》复刻版中新增了一个角色,Lisa Trevor,她的背景故事很短但很发人深省,玩家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尸变了。Lisa只是个普通小女孩,她和父母一起被绑架成为了T病毒的试验品。她的父母全都死了,而她变成了僵尸,独自漫无目的地徘徊着。然而尸变以后的Lisa却还保留了一些人性,她一心想要再见一次自己的妈妈,而如愿见到妈妈以后她也自杀了。这只是《生化危机》中的一个小桥段,但我们能够感到强烈的震撼。所以《生化危机1》就早已在这方面做出了探索,只不过其他僵尸游戏没有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只是简单地利用僵尸的设定,方便地解决杀人的道德问题。

   僵尸这个设定非常适合探讨人性,因为这些“死人”还保留了一些人类原始本能。那么人的本能究竟有多邪恶恐怖?或者说有多善良美好?我们期待电子游戏给我们讲述出新颖的答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